首页 生活 虎坊桥湖广会馆为什么被称为凶宅(湖广会馆的光辉历史和由来)

虎坊桥湖广会馆为什么被称为凶宅(湖广会馆的光辉历史和由来)

说起湖广会馆,也许你感到陌生,因为它的繁盛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如果说起在那里上演的戏曲节目,也许你会莞尔一笑。在湖广会馆闭馆装修之前,那里的戏楼就经常演出一些经典剧目,我也到那里…

说起湖广会馆,也许你感到陌生,因为它的繁盛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如果说起在那里上演的戏曲节目,也许你会莞尔一笑。在湖广会馆闭馆装修之前,那里的戏楼就经常演出一些经典剧目,我也到那里听过戏。

湖广会馆是一个有历史的地方。清末民初,谭鑫培在这里演过《坐楼杀惜》;曾国藩在这里办过六十寿辰;革命党人在这里频繁活动。原本用于联络乡谊,却逐渐发展成宣南一块文化胜地,一方戏楼,演绎人间故事……

梅兰芳在京剧《贵妃醉酒》中扮演杨贵妃 供图:TAKEFOTO

“子午井”的泉水很出名

“湖广”究竟指哪里?元朝统一天下后,建立了湖广行省,统辖范围包括湖南、湖北、贵州、海南、广西及广东省的西部地区。就是说,当时的湖广省几乎相当于现在六个省级行政区面积的总和。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朝廷设置湖广布政司,专门管理两湖地区事务。从此,“湖广”指由湖南、湖北组成的两湖之地,湖广会馆的名称亦由此而来。

清嘉庆十二年(公元1807年),湖南长沙人、体仁阁大学士刘权之与湖北黄冈人、顺天府尹李均简为联络乡谊,在南城虎坊桥共同创建了湖广会馆。这座会馆的前身为明朝万历首辅张居正的旧宅。张居正曾捐旧宅建立全楚会馆,后来,历经数次易主。及至清代嘉庆年间,部分旧宅扩建为湖广会馆。

会馆建立初期,主要是招待湖南、湖北进京参加会试的举人。隋唐以来,朝廷以设科考的办法选拔官吏,明清尤盛。清嘉庆年间,每次进京应试的举子多达万人。京城每三年举行一次会试,各省举人均可应试。通过会试的贡士,还要参加皇帝亲自策问的考试,即殿试。湖南与湖北的举子远离家乡,在京食宿成了困扰他们的现实问题。尽管民间也有一些人家出租单间客房,专门接待应试举子,但那些“状元吉寓”价格昂贵,令寒门举子望而却步。为此,他们迫切需要一个凭借乡谊得到关照的住处,从而既摆脱经济窘境,又可扎堆取暖。此外,及第的举子等待朝廷分配官职,落榜的举子滞留京师等待三年后的会试,同样需要住所。所以湖广会馆的建立,对两湖举子来说,无疑是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

当然,会馆的创建人也有自己的考虑。举子们在家乡大都小有声望,并且有望“跃龙门”,对他们的慷慨相助是一种升值空间巨大的感情投资,相当于投资“潜力股”。

湖广会馆北门 摄影:岳强

起初,湖广会馆规模较小,后来多次重修扩建。道光十年(公元1830年),扩充殿宇,修建戏楼,增设穿廊,建筑格局基本形成。道光二十九年(公元1849年),在湖南湘乡人、武英殿大学士曾国藩主持下,再次重修。庭院内种植竹木花草,添置亭榭,堆积假山,山间装饰太湖石。不久,又在后院乡贤祠上面修建文昌阁,使之成为一座玲珑雅致的二层小楼。乡贤祠前有一口古井,每天子、午二时,清泉上涌,甘冽异常,被称做“子午井”。每年正月初,在京的两湖籍官员及各界同乡名士在大戏楼中举行团拜,并邀请名伶演出三天,觥筹交错间谈古论今,联络乡谊。此时,品尝子午井里的泉水成为一种口福。

除了两湖旅京人士聚会、礼神、祭祀乡贤外,一些社会名流及文人雅士也经常在花木扶疏的湖广会馆宴饮应酬,并举办或公或私的重大活动。比如,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曾国藩在这里庆祝六十寿辰;1912年,孙中山先生曾在此活动;1916年,梁启超在此演讲宪法纲领;1920年,两湖旅京人士在此筹设两湖善后协会,以救济两湖灾民等。地处南城的湖广会馆,由当初旅京举子的“安乐窝”,渐渐变成了社会名流聚集的繁华场。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过百年。目前,位于虎坊路3号的湖广会馆正在进行外部修缮及内部装修,大门外面设置了施工围挡。一位工地负责人告诉我,大约明年7月完工。来日方长,焕然一新的湖广会馆值得期待。

京剧名角演绎戏曲之美

明清时期,北京会馆众多。清代光绪年间,大小会馆达400余所。但建有戏楼的会馆寥寥无几,保存下来的只有四座,分别为:湖广会馆、安徽会馆、阳平会馆和正乙祠(浙江银号会馆)。1790年,乾隆皇帝八十寿辰时,四大徽班进京祝寿,就在这四家会馆落脚。

湖广会馆建筑格局分为三部分,中间为主体建筑,中轴线北端为正厅,中部为客厅,南端为戏楼,各部分之间以游廊相连。主要建筑物包括:戏楼、文昌阁、乡贤祠、楚畹堂等。戏楼面阔五间,当间为舞台,柱间宽度5.68米,进深七间;二层东、西、北三面为楼座,南面为舞台;后台五间,高二层。戏楼舞台为方形开放式,正中挂有“霓裳同咏”的匾额,两侧对联是:“魏阙共朝宗,气象万千,宛在洞庭云梦;康衢偕舞蹈,宫商一片,依然白雪阳春。”在过往的岁月里,这里留下了大量戏曲名家及名票的足迹。

清末民初,湖广会馆名人荟萃,戏曲繁盛。京剧票友组成“赓扬集”票房,经常在大戏楼内排练演出。“伶界大王”谭鑫培、“老夫子”陈德霖以及田桂凤、时慧宝、王君直等京剧名家也曾在这里演出。据梅兰芳回忆录《舞台生活四十年》记载,有一回,“赓扬集”在湖广会馆大戏楼彩排《空城计》,由谭派名票王君直主演。不料,他突然生病不能登台。于是,临时改为约请名伶演出,时慧宝演《上天台》,陈德霖演《彩楼配》,大轴戏由谭鑫培、田桂凤合演《坐楼杀惜》。当唱到“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眼前坐的是对头人。我本当向前来抱定,公明岂是下贱人”时,不知道为什么,谭鑫培将后两句改成了“她往日待我恩情重,为何一旦变了心!”然后蹙额皱眉,双手相搓,归座。唱词变了,态势语言也随之改变,原先那个试图上前拥抱的动作不见了。当时,在台下看戏的京剧名票言菊朋、关岳森认为改得好,符合宋江的身份和性格。从此,言菊朋演出时,就按照谭鑫培改后的唱词演唱,受到观众好评。在京城戏曲界,此事一时传为佳话。

梅兰芳的新戏《霸王别姬》也曾在湖广会馆大戏楼上演。梅兰芳由《史记》中“不得不和虞姬诀别”引发联想,创下此剧。剧中虞姬装扮常为身着鱼鳞甲,头戴如意冠,舞剑时所用道具双剑叫“鸳鸯剑”,剑身部分的剑脊一面是平面,另一面是起脊(凸面),剑柄也是一面平,另一面凸,即两把剑可以合起来装在一个剑鞘里。梅兰芳饰演虞姬,精彩的唱段引来满堂喝彩,如“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1996年,按原貌修复后的湖广会馆大戏楼正式对公众开放。次年,北京市第一百座博物馆——北京戏曲博物馆在此成立。戏曲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内容为“北京戏曲史略”,以翔实珍贵的戏曲文献、文物、图片和音像资料,向观众展示以京剧艺术为主的北京戏曲发展史,展品包括京剧名家王瑶卿和梅兰芳的拜师图、武生泰斗杨小楼的演出戏装等,均为珍贵藏品。集戏曲演出、参观、研讨、普及和对外文化交流为一体的北京戏曲博物馆,成为北京南城一座知识与娱乐兼备的艺术殿堂。如果说湖广会馆大戏楼是一座原汁原味的东方古典剧场,那么戏曲博物馆则生动诠释了东方古典戏曲的发展脉络。

欣赏戏曲之美,领略戏曲文化,湖广会馆不失为一个好去处。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北京市开展了“会馆有戏”系列演出,以“会馆文化”为主题线索,汇聚北京优质戏曲演出资源,着力表现会馆和戏曲之间的关系,探索传统戏曲的时尚语境表达,而湖广会馆正是“会馆有戏”的主要演出地。

在几百年的会馆历史中,无数赴京的外乡人在此说家乡话、听家乡戏、吃家乡饭、拜家乡神。虽然会馆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但会馆在演变历程中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与地方记忆,却永远不会消失。

版权声明:本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和互联网作者投稿,本站不享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QQ邮箱:1543690857@.qq.com https://www.44400.cn/16341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88888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