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是毛毛雨范伟完整版(幸福是一种自我感觉)

此时此刻,你幸福吗?最近一次感觉到幸福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你经常会觉得自己幸福吗?    越来越觉得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其实很少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更多的还是平常日子里的小事小情。可能是生活上的,也可能是工作方面的。    长期伏案,加上近年来频繁使用手机,我也步入了“低头族”,入冬后肩周和颈椎疼痛愈发严重。有段时间穿衣服都感到困难,脖子也明显感到僵硬,隐隐的疼痛似乎蔓延到了头部。有天晚上,我站在淋浴下,喷头流下的热水浇    在颈后,打在肩膀上,暖暖的,很舒服,忽然就涌出一种幸福的感觉。    是的,寒冷的冬天,能够在家里洗个热水澡,那热水能缓解背部、颈椎的疼痛,让身体放松下来,就让我觉得幸福。    想起刚结婚时住在平房,自来水压力不夠,吃水用水要到马路对面去抬。后来买了商品房,拿到新家钥匙,打开房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打开水龙头,看到自来水哗哗地流出来,知道以后的生活再也不会因为断水而不便,幸福感也油然而生。    这是我印象深刻的两个“幸福”的瞬间。如此说来,我其实是很容易感知幸福的一个人呀!    想起有人撰文,对一位女作家抒发夏天待在空调房里写作惬意之感的鄙夷,认为她应该放大格局,关注民生和家国情怀……当年我也是赞同那人的观点的,如今却有了另一番认知。    幸福是一种自我的感觉,与他人无关。你以为很幸福的人未必像你以为的那样,你以为不幸的人也未必如你所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幸福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关乎任何别人的看法。    年轻时被一首歌“蒙蔽”过。歌曰:“幸福不是毛毛雨,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便以为幸福是必须要革命要斗争要历经千辛万苦……还不一定能降临的事情。    近来忽然想到,当年那首《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才是“提醒”幸福的欢快歌曲。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你就跺跺脚、伸伸腰、拍拍肩……简单的肢体动作和旋律,听过一遍再也难忘,而能够做出这些动作的人,一定是很容易幸福且被幸福感染的。    在一档节目中,朱军对话相声演员冯巩,说到冯巩八十岁老母对幸福的解释:监狱里没有咱家的犯人,医院里没有咱家的病人,就是幸福。有些话,听一次就难忘,是因为其视角独特,富含哲理抑或是因为深深的认同。    冯巩母亲所言是“内观”,《耳朵大有福》里范伟说的幸福是“外求”。他说:“幸福就是,我饿了,看到别人手里头拿着个肉包子,那他就比我幸福;我冷了,看见别人穿了件厚棉袄,那他就比我幸福;我想上茅房,就一个坑,你蹲那了你就比我幸福!”    心理学家荣格曾说过:“人有两次生命。第一次是活给别人看的,第二次是活给自己的。第二次常常从四十岁以后开始。”能够经常感知,甚至刻意去发现日常里的“小确幸”,我以为是“活给自己”的开始,不再在乎别人的评价,不再讨好别人,接受自己,淡定从容,内心安稳。这时,你会常常发现生活中有着那么多美好的“小确幸”。

发过一条短信:“相公,此次公干,妾不能伴君左右,红袖添香,深以为憾,切记天凉加衣,用好餐饭。妾念之,等之,盼之……”十足一个撒点儿小娇,弄点儿小情调的小女子。    “冤家”,闹点儿小别扭时,她会这样恨恨地称呼他。本来不想理他的,打算好了不给他洗衣,不给他做饭。但是做饭时,往往炒了他爱吃的菜,洗衣时,习惯地拿走了他脱下的脏衣服,待明白过来时,自己就先笑了,然后轻轻地叹一句:“哎,真是前世的冤家呀。”    “醉猫”,他是男人,免不了喝点儿小酒,哪天晚归时,她给他打电话会用到这个称呼。但是,她知道,那个被她称为“醉猫”的男人,从不会喝到烂醉如泥,洋相出尽,回来后,更不会发酒疯,找茬子。夸张的“醉猫”两个字,只是她善意的提醒和由衷的心疼罢了。    “爱人”,写东西提到他时,她喜欢用“爱人”这个称呼。总觉得,“爱人”这个词是夫妻间最好的称呼,你爱的人,爱你的人,不论怎么理解,都少不了一个“爱”字。在诗文里,喊一声“爱人”,那种款款深情,浓浓爱意,就如墨香一样浮在纸上了,读来总有脉脉的温情。    也许,若干年后,她会喊他一声“老头子”,他也会回应一声“老婆子”。到那时,他们已经是满脸皱纹,白发苍苍,但若能在风烛残年,还能彼此相守,痛痛快快地用那没牙的嘴喊一声“老伴儿”,那真是一生之大幸运、大福气。她盼望着,也祈祷着,他们能走到那一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