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被逮捕名单(p2p退款排名)

p2p被逮捕名单(p2p退款排名)

  既匪夷所思,也情理之中。

  文丨华商韬略 王又新

  12月7日,有“网贷教父”之称的深圳红岭创投创办人周世平,被判无期徒刑。

  红岭是深圳罗湖区一个街道社区的名字,这里诞生了中国内地的第一家港资银行,第一家上市银行等金融业纪录,集聚了罗湖绝大多数持牌金融机构,是深圳金融创新高地之一。

  将公司命名为红岭,而且定义为创投,彰显了周世平善于借力打力的聪明与老道:用所在地地名命名,往往会给人以可靠,甚至是官方背景的印象,创投则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行当。

  让人放心的把钱掏出来最需要的就是这些。

  【股市浮沉】

  股市是创造奇迹的地方,也是奇人涌现之地。

  舞出千亿非法大案的周世平,当然算是一个奇人,他的传奇也是从股市开始。

  根据公开消息,现年55岁的周世平生于江苏如皋农村。他从小就是那种如果成功了就是不走寻常路,富有创新冒险精神,失败了就是成天瞎扯淡,不务正业的人。

  以并不优异的成绩读完高中后,周世平就到老家一家工厂打工了。

  工厂单调、辛苦且收入很低的工作,自然不是有想法的人能够安分的。一次上工时,劳动不专心的小周还把手指卡在机器里,在兄弟们帮助下,把皮肉扯到看得见骨头才给取出来。

  李嘉诚小时候曾经为了给父亲挣药费到一家小厂做工,一个寒风彻骨的冬夜,用刀切割车间皮带半成品的他,不小心把手划出一道看得见骨头的伤口。

  大半个世纪后,已是华人首富的李超人,这样回忆当时的心情:

  “从窗框中,看见高层们坐在暖暖的室内,悠闲地品茗。我默然感到很孤独、很怨愤……当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一定不再成为那可怜的人。”

  把手指从机器扯出来的那一刻,周世平恐怕也是和李嘉诚当年一样的想法。

  没过多久,他就和工厂说再见,做起了诸如倒腾水产品的小买卖。

  但这买卖还是来钱慢了。

  1993年,周世平遇见了一个可以更快赚钱的机会。

  1992年年末到1993年年初,刚刚诞生的A股三个月从不到400点飙涨到1500多点,一个炒股的朋友告诉周世平,他一天就能赚到几千块。

  一天才能赚几十块的周世平,被这个朋友的话深深伤害和激发。几个辗转反侧后,周世平决定将手上的积蓄都拿出来,跟朋友炒股。

  但股市好像是专门和他作对。

  将8000多元交给朋友炒股不久,股指便持续大跌,不到一年就从1500多点回到300多点,周世平和朋友还倒霉地“收益”远远跑输大盘。

  到1994年年中,8000多元已只剩下300来块。

  但周世平在后来的回忆中表示,自己当时就很想得开,“当是交学费了”。

  甚至,看着自己的股票跌,他还很开心。因为敢赌的他,还是个死多头,并在跌到惨不忍睹后有了新想法:要弄更多钱来抄底,等股价恢复,可以赚到更大。

  他说到做到,在大盘300多点时,又弄了4万块本金,并且干脆自己开户,亲自炒。

  这一次,奇迹出现了。

  在证监会等有关部门大力救市之下,新的牛市到来。到1996年,周世平的4万块已经变成了60多万,这让他对炒股改变命运充满信心,干脆停掉生意,租起房子来炒股。

  显著的赚钱效益,还让周世平吸引一些亲戚,甚至江湖上的朋友也把钱交给他,让他帮忙炒股,他手里的本金也变成了300多万。

  但一路飙升的股市很快再回头,而且迎头撞上了亚洲危机。周世平原本希望靠股市创造一番财富奇迹,结果却从300多万到200万再到100万再到50万,一路下跌不回头。

  手里的股票市值跌到只有30多万时,周世平决定收手,不炒了。

  “我说不能再在里面混了,再混三十几万都没有了。”

  当初将钱交给他委托炒股的人,也纷纷拉起了仇恨,甚至还有人将他告上法庭。

  告别股市之后,周世平一边用手里的余钱倒腾各种买卖,一边还债。他千方百计,也千辛万苦,但却总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日子过得像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2005年,依然背着债务的周世平,还弄了个妻离子散。

  再也无法亦无脸在熟人圈继续混下去的他,带着愤郁憋着决心,单枪匹马来到了深圳,然后在2008年接触到一个让自己彻底改变人生的新事情。

  【网贷教父】

  2008年,源起美国的新兴金融模式P2P网贷平台已传入中国,并在深圳等前沿城市快速生长。

  既对新事物敏感,敢于尝试新事物,也在股市接受了良好“投资者教育”,见惯了各种资本道术魔法,千方百计想出人头地的周世平,敏锐地发现其中的机会,

  2009年,把美国P2P生财之道研究了个大概的周世平,在深圳创立了一家公司——红岭创投。当时,国内网贷也就20来家,也是因此,他后来还赢得了行业教父的名头。

  红岭是深圳罗湖区一个街道社区的名字,这里诞生了中国内地的第一家港资银行,第一家上市银行等金融业纪录,集聚了罗湖绝大多数持牌金融机构,是深圳金融创新高地之一。

  将公司命名为红岭,而且定义为创投,彰显了周世平善于借力打力的聪明与老道:用所在地地名命名,往往会给人以可靠,甚至是官方背景的印象,创投则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行当。

  让人放心的把钱掏出来最需要的就是这些。

  他也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当时的P2P还是代表创新甚至高科技的先进事物,行业玩家持续传播的高收益效应,乃至政策对互联网金融的加持,让越来越多人把钱存到平台,而有源源不断新资金进来的各家P2P也总能如期兑现收益,进一步刺激更多人把钱拿过来,雪球快速越滚越大。

  敢闯敢干,敢画饼,也从股市深深读懂了金钱人性的周世平,看清其中的关键门道,一出手就大胆创新。他打破当时普遍流行的平台只撮合投资人和贷款人并提供配套服务,投资人收益和风险自担的中间商模式,打出了“刚性兑付”的新模式——

  如投资人出现亏损,平台会全额兜底垫付。

  简单说,就是给投资人只赚不赔的承诺。

  兜底的同时,红岭还为“兜底”系上“安全带”,推出了以大型公司、大型项目为投资标的的“大额标”项目,然后不遗余力地用这些公司、项目做吸引投资人的背书,增加其信心。

  依靠兜底的承诺,以及这些大公司、大项目的信誉背书,再加上P2P一度风行整个金融市场,一些上市公司,大型国企都下场做P2P的大环境,率先准备好了的红岭创投很快平地起风云,成为P2P的领军者与行业标杆。

  根据红岭自己披露的数据,到2013年初,其注册用户已高达15.26万人,累计投资金额高达51.06亿元,而且以创投二字,在国内P2P行业独树一帜。

  这一过程中,周世平对红岭的做大做强可谓是内外兼修,日夜兼程。

  他高薪从传统金融机构挖来高管,既用他们做招牌,做强红岭的专业名声,也用他们干实事,搭建红岭的各种业务平台,模式,推动业务的专业化运作。

  比如,对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投入实体经济创办创新科技产业园;比如,成立红岭创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致力打造涵盖信贷融资中心、股权投资中心、财富管理中心、信用评级中心以及债转股、可转债交易中心等多功能金融服务中心的‘创新型投融资阳光交易平台’”。

  他积极参加、出席各种高大上论坛会议,张罗各种彰显实力地位的活动。比如,邀请各类官方权威媒体对公司跟踪报道;参与各种行业或官方背景的高端会议;再比如,为红岭拿到了诸如“创新型金融网络公司优质企业”等行业荣誉……

  他不断打造体现红岭赚钱能力的投资案例。其中一个案例是,2011年,他发现一个名叫名媛坊的借款人生意很好,于是以50万元入股获得了20%的股份,而这笔投资很快就变成2000万,实现了40倍的投资收益。

  他还全面加强自己和团队专业知识与能力的提升。在一次媒体采访中,他抱出了《经济统计学》、《货币银行学》、《会计学原理》、《风险管理制度汇编》等12本书,称其为公司基础教材,其中的《风险管理制度汇编》厚达700多页,是他自己主持编写的。

  每天下午4点到6点半,公司都会在内部的“红岭创投金融学院”集中培训。“培训以后,和业务结构不匹配的员工要换掉。”

  2014年,已经坐在百亿级金山上的周世平对媒体说,之前的P2P像是“屌丝”行业,而红岭创投的目标是要全面引入银行的模式与系统,成为中国领先的互联网银行。

  这一系列的内外兼修之下,红岭最终发展到周世平起摊之时,自己都不曾想过,也不敢想象的规模。到2021年彻底挂掉之时,其官网数据显示:

  平台投资人数已高达274万人,累计投资金额高达4528亿。

  【无期徒刑】

  2014年的周世平希望打造互联网银行的心,应该有一半是真诚的。相比很多一起步就想好了割一把就走的P2P骗子,他也的确做了更多看上去“靠谱”的事情。

  包括,他曾很坦诚红岭遇到的问题。2014年,红岭开始遭遇大额标的的暴雷事件,2015年年底,周世平自爆红岭创投的坏账已高达5亿元,且难以收回。

  自爆家丑的同时,周世平也努力地为红岭寻找着新的大项目,试图挽回损失,包括加大对产业,真创投的投资,推动红岭积极转型,甚至重新回到股市。

  2015年,红岭放出消息,要借壳A股上市公司福建三元达通讯(*ST元达)上市,借壳不成,周世平又以个人名义持续出资增持公司股份,最终成了摘帽之后的三元达(后更名“深南股份”)的实控人,红岭也因此有了老板名下已经有家上市公司的“升级”。

  除了实控上市公司,周世平也先后出现在南山铝业等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或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2017年,看清P2P已是死路的红岭对外宣布,全面由网贷平台向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方向转型,周世平还把自己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与之关联:

  “现在的股市,我认为已经接近底部了,未来三到五年应该有比较大的机会,这也是红岭创投提出现在清盘网贷业务,要转型做投资银行的原因。”

  但就像他当年炒股,历史的进程再次阻止了他的进程。

  就在他千方百计给自己找前身份之际,野蛮生长的P2P行业持续变天,各种暴雷叠加各种监管,让整个P2P行业,包括不少上市公司、国有企业旗下的P2P,也都走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难以吸引新投人的红岭日益艰难,很快进入无法按期兑付的苟延残喘。

  2019年,周世平干脆在红岭创投的社区论坛公开发贴——“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正式宣布红岭创投清盘,但承诺:“保障投资者安全上岸”,并且给出了三年兑付的安排,也就是承诺于2021年12月底完成线上存量规模清理。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发帖时的周世平已是三十六计,走不成上计,就走一个“拖”计,他所有的承诺,都不过是为骗人之后再骗人的。

  于是,没有等到2021年12月,红岭便走进了剧终。

  2021年7月22日晚,A股上市公司深南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已被福田公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9月,“红岭创投”网贷平台、“投资宝”网贷平台、“红岭资本”线下理财项目等红岭所有业务实体,因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立案侦查。

  两个月后,周世平与一众高管等涉案嫌疑人被依法执行逮捕。

  据统计,到立案之时,整个红岭旗下平台待兑付规模高达223.87亿元。

  2022年4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案件已由公安机关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2023年12月7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案件一审公开宣判,周世平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21年,红岭创投累计向48万余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约1090亿元人民币,而周世平等人则在明知资金缺口巨大的情况下,仍然发布了“消费理财”“债权置换”“红盈宝”等虚假借款标的非法集资产品。

  周世平个人则利用“投资宝”和“红岭资本线下理财”的实际控制人身份,肆意使用非法集资款项,集资诈骗逾204亿元。

  周世平被判的消息传出,让人禁不住回想曾经P2P时代是多么地野蛮生长,疯狂与荒诞,禁不住追问,周世平为何能弄出那么大的“成功”与“成就”。

  —些周世平的网络报道留言中,依然有人佩服他的“成功”与“创新”,替他辩解,股市太坑,房市不炒,老百姓需要有更多投资渠道,甚至认为他是条汉子。核心理由是:

  他本来可以跑路的,但却并没有。

  如此“底线”与价值观,让周世平类的故事与祸事,既匪夷所思,也意料之中。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