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仪式观后感(观国庆阅兵有感:长风猎猎战旗扬)

阅兵仪式观后感(观国庆阅兵有感:长风猎猎战旗扬)

我是国庆阅兵的铁粉,每次必看,而且看了之后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幸福感“噌噌噌”地呈几何式倍增,我曾由衷地对我的学生们说:“我们是何其有幸啊!此生为人乃第一大幸!能生活在和平时期乃第二大幸!能生活在中国科技最昌达、文明最进步的年代乃第三大幸!所谓三生有幸能当若此何复他求?”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我们的校园张灯结彩,焕然一新,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庆祝活动更是丰富多彩,国庆那天,很多学生的脸上贴着、手里挥着鲜艳的小国旗,自发地聚集在广场旁的大屏幕下收看阅兵实况。我自然是早早儿地和家人守候在电视机前了,小孙女在一旁挥动着小国旗,时不时地来几句红歌串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很是应节日喜庆之景。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边看边聊,当战旗方队映入眼帘时,我的心里突然悸动了一下:会不会有塔山英雄团的旗帜呢?我不由得盯紧了屏幕,看到了!我真的在猎猎战旗中看到了塔山英雄团的战旗,这一下我激动得坐不住了,热泪夺眶而出,因为我的老父亲就是塔山英雄团的一员,他十七岁当兵,不到十八岁就参加了塔山战役,战况十分惨烈,塔山英雄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2师第34团,在辽沈战役中塔山阻击战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集体,是塔山阻击战中涌现出来的最为著名的英雄战斗集体之一。在六个日日夜夜的阻击战中,他们和兄弟部队一起守住了阵地。1948年10月15日战斗结束时,34团只剩下21人。国民党军在塔山阵地前弃尸6600余具,全线溃退。10月25日,纵队领导机关授予该团“塔山英雄团”称号。而我的父亲就是那活下来的二十一人中的一员。然而,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虽然父亲给我们讲过很多关于打仗的故事,但没有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他自己,以至于给了我一个错觉:父亲尽管当兵早,也没打过什么仗!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父亲居然入选了津市名人录,他因中风后手脚不利索,于是准备口述要我代他写一篇个人小传,我当时十分惊讶,调侃着说:“您有啥可写的?不就是喝喝茶、看看报、时不时地做个大报告嘛?”看着我一脸的不以为然,父亲才把当年参加塔山战役的往事缓缓地讲述给我听。

或许是因为一贯的低调行事不愿表功、又或许是当时的惨烈只能留在记忆的最深处不忍回首,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自己竟然有一个英雄的父亲!在父亲的讲述中我顿然理解了父亲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为何要上书自请降工资两级,也理解了父亲为何要放弃城市的舒适自愿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因为对于从炮火硝烟中走过来的人来说,跟牺牲了的战友们相比,所拥有的已经是足够多、足够好了!后来父亲转业到湖南拖拉机厂的技工学校(即我们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前身),是学校的早期创建者和领导者,他常常告诫我们生活上要知足,工作上要勤奋。他的一生始终保持着军人的本色和工作作风,并以此深深地影响着我们这些做子女的,我们也不负父辈的期望,成为了新机电的建设者和见证者。父亲去世后,我在悼词里写下:是您的坚忍教会了我们面对人生的困难和挫折!是您的勇敢为我们赢得了今生的幸福与安宁!直到今日,我的耳旁仍时常响起父亲当年的那句话:“共和国不会忘记!”是的!共和国不会忘记!有大典上胸佩数枚勋章的老英雄作证!有方队中那一面面鲜红的战旗作证!我相信在国庆那一天,我的父亲一定在天上看到了这举国上下的欢腾,眼里一定闪动着一团熊熊的火焰,那便是————他心中永远飘扬的战旗!

(作者系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薛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