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一下电音版(你忍一下的电音)

说起这件事,大家最近应该也算明白了,简言之,一个加拿大人,从韩国出来,到中国吃白相饭,扭搭扭搭屁股,调调电音,挣着中国钱,睡着中国女孩。就这么一个东西,还在某浪上有一群声援的。怎么说她们呢?我是见过裹小脚的,是真没见过这么一群裹小脑的。

那话说回来,为什么这次吴亦凡出事会这么旗鼓喧天呢?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艺人与素人同罪,而是因为这再一次证明了,那些封建余孽、猛兽毒蛇,他们想要物化女性、儿童、广大穷苦劳动者的野心在中国是不会得逞的!

一群小姑娘,懵懵懂懂的,生理上遭受了吴签的侮辱猥亵,有的甚至患上了病,心理上又遭受着吴亦凡与他数百万粉丝的压力,这,人干事?

一个团队,对自己塑造出的偶像所作所为不仅毫无阻碍,甚至推波助澜,争相做那害人的伥鬼,为他物色着下一个受害的女孩,这,人干事?

资本在中国想蛆动那血腥肮脏的欲望,是绝对不可能行通的。我不答应,中国人民政府不会答应,十四亿中国人民更不会答应!

末尾,接着惯例,来首诗。

《吴国论》

牙签剔下的,

是中国的礼节;

很大要忍一下的,

是那蛆动的变态心意。

两面三刀的做法,

或许是外国开放包容的腐蚀?

但你为何不留在那里,

当狗还有骨头吃。

电气时代的余孽,

看戏都不得消停;

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一生,

还能过得如此不平。

韩国输给你的血液,

换了个大麻国籍。

两处的好处是一点没沾,

劣处学的倒打包得干干净净 。

资本想要留下的,

只是一具会说话的尸体。

于是升上来的是娼妓,

死掉的是青年的愿。

不知道是里外勾引,

抑或是不够文凭?

性同意在某人眼里,

就是一杯热饮?

我在你家门口卖汤,给你买一送一,就能给你造个弟弟?

虫子蛀掉的地方,

已经摇摇欲坠。

我坚守着的,是木架子上钢铁铸的红星。红星的光辉会照给所有光荣的同志,而不被照到的,我会帮助他们灭亡。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