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庆嫂全部歌词(阿庆嫂经典歌词)

  腊月二十三,传统民俗中所谓的农历小年,不管是农村和城市,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都已经开始忙碌准备迎接新年,但这种忙碌,却不同于常日里的工作忙碌,大部分人都是带着一份特殊的喜悦,也有少数家庭带着一种悲凉而不得已的应付。

鹅毛大雪静悄悄的下了一夜,没有风,清晨时候雪停了,太阳爬上山头,云隙间金光万道,洒落在寂静的小山村的角角落落,几户早起的人家,炊烟袅袅,已经开始准备早饭了。

阿庆嫂的家,地处东北深山腹地的一个小山沟里。阿庆嫂今天起的特别早,因为在广东打工的丈夫今天要回来准备过年了。

阿庆嫂今年三十岁了,虽然生活在东北,却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娘家是贵州的,人长得漂亮,皮肤白嫩,五官精致,因为还没有生育,身材保持的非常苗条妖娆;阿庆嫂性格温顺,少言寡语,开口说话也是甜甜的、温婉的让人喜欢,看上去绝对是一个安分持家的好媳妇,如此精致的美人,生活在这山沟里的小村里,就像几十亩的稻田里偶然种了一棵合欢树,绿叶粉花,乍羞芬芳两不误,非常的稀奇……。

阿庆嫂的丈夫陈刚,私下里大家都称呼“刚子”或者“刚哥”,是陈家的独苗,典型的东北汉子,身材魁梧高大,三流大学本科毕业,有些文化,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只是他的父母因为聚众赌博、涉嫌坐庄,去年进了监狱服刑,家里只有阿庆嫂一个人在留守空房。

阿庆嫂比陈刚大三岁,与陈刚的相识,是三年前在北京的酒吧结缘的,当时的陈刚大学刚毕业,三流的本科生,计算机专业,没落的中关村打工,偶然的机会由老乡引荐,晚上去三里屯酒吧当兼职服务生。刚子性格好爽,东北小伙嘴溜腿勤,做事有眼力见,加上父母遗传的帅气的优良基因,深得大家的喜欢,在灯红酒绿中混的风生水起、小有名气,很多人都亲切的称他“刚子”,慢慢的,中关村的主业变成了副业,一年后,干脆辞掉了计算机服务“工程师”的工作,开始了夜场拼搏的生活。

酒吧的夜场工作,必定会遇见形形色色的各种江湖男女,醉生梦死的夜生活氛围里,总会碰到稀奇古怪、超乎平常人想象的趣闻轶事:打架的、拼酒的、显摆露富的、好色争斗的……,德艺双馨的就别想了,压根不是一个窝里的王八……。

刚子毕竟读过几年圣贤书,很多时候都坚持住了自己的道德底线,好多次面对富婆的诱惑和勾引,都“化险为夷”,久而久之,鲫鱼变罗非,在酒吧里混的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凡事总有意外,有些意外也不仅仅是例外,可能是一段生活揪扯的开始。两年前的一个夜晚,秋冬交替的季节,凌晨四点左右,刚子从酒吧下班,走到酒吧门口,发现外面变天了,起风了,雨夹雪,有点儿冷,又回到酒吧衣帽间拿了一件风衣和一把雨伞,而后准备回窝睡觉。

酒吧外面停车场上的各种风情和风景,已经不能够再引起刚子的好奇和关注,一手打伞,一手夹烟,漫不经心的向住处走去,住处距离酒吧不远,是一间狭小的地下室……。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非礼啦~”,突然传一个女子撕心裂肺的求救声,声音很大、很凄惨,仿佛要撕裂了湿漉漉的空气。刚子听到后,脚步停了一下,心里不想去管闲事,临时驻足不过是因为那声音太尖利,继而又抬腿往住处走。

“啪~啪啪~”,连续的很响亮的耳光声从停车场的方向传来。

“妈的,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伴随着一个酒后男人的呵斥和谩骂声。

刚子停下来了。

不远处,一个秃头肥胖的男人,好像是个权势富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跟他秃顶的脑壳一样,在霓虹灯下闪闪发光,好像还有两个跟班小弟,也就是大家常说的“马仔”,三个男人对一个女孩施暴,连拖带拽的准备塞进一辆宾利车,女孩则是拼了命的逃避后退,本来穿着就很少的衣服,被撕扯的所剩无几,白赤赤的接近裸体,看了让人有点儿血脉喷张的炫目。

……

此时的刚子,想去制止,却又不想多事,正在犹豫忐忑的时候,一个女孩踉踉跄跄的跑到刚子跟前,一头跪了下来,抱着刚子的腿,大声哭喊着:

“刚子哥,刚子哥,快去救救我姐姐!求求你了,那是我姐姐,她是来看我的,她不是陪酒的~”。

刚子低头一看,是酒吧里的一个点歌公主,名叫燕子。

……

刚子犹豫了一下,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扔掉雨伞,扒掉披着的风衣,快步冲到那台宾利车边,二话没说,抬腿一脚把秃顶胖子踹倒在地,而后跟胖子的两个小弟扭打在一起。

胖子趴在地上满口狂妄的脏话,爬起来又参加了打斗……,警笛响起,警察及时赶到,双方的打斗都停了下来。

燕子把刚子扔在地上、已经湿漉漉的风衣披在赤身裸体的女子身上……。

刚子从派出所录完口供的时候,天已经放亮,在回住处的路上,顺便吃了点早餐,回味着秃顶胖男在派出所门口威胁的话,担心害怕报复是一定的,但心里想:回去睡一觉再说。

差不多中午的时间,刚子还没睡醒,手机铃声急促的响起,刚子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刚子哥,我是燕子!”

“哦,啥事?”刚子在电话里应付着。

“我姐想感谢你,但是来不及了,我和我姐已经在回老家的火车上,昨天晚上的那个胖子,有点儿背景,我们惹不起,你也要小心点,我姐让我微信给你转了5000元,算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说罢,对方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刚子听完,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翻了翻手机,里面有一个微信名字叫“雨燕”的给他转了5000元,另外还有一笔转款是13800元是酒吧老板娘转的,刚子没收那5000元,只收了那13800元,他以为那是他的工资和提成。

靠在床头,点上一支烟,地下室的小房间灯光昏暗,刚子在回味着刚才燕子电话里的话。

滴答~,微信又想了一声,刚子一看,又是一笔转款50000元,是酒吧老板娘转来的,附有留言:拿钱快走,马上!

这一下,刚子真真的醒了,突然感觉到大事不妙,给老板娘回信息想询问情况,却发现已经被拉黑了,信息被拒收,打老板娘电话,语音提示: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妈的~”,刚子感觉有点儿头大了,本能的检查身份证和银行卡等物品,随便穿了件衣服,从阴暗的地下室通道的最远处的一个出口,快速的跑了出去,马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一口气到了燕郊,随便找个地方停车下来:计程车费360元。

……

刚子下了出租车,点上一支烟,脑子里一片空白,漫无目的的溜达着,雨夹雪还在下,突然想起老板娘转的5万元,点开微信收了钱,加上自己这两年的积蓄,刚子心里有了一点儿底:回老家。

  陈刚的老家,一个深处大兴安岭的小山村,一个不大不小的山坳里,村子的名字也叫三里屯,人世间的巧合总是那么不经意的联系在一起,这也许一年前去“三里屯”酒吧的一个暗示。

此时的大兴安岭,早已白雪皑皑,刚子的突然回来,着实把父母下了一跳,着急的询问刚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子应付到:自己在北京挣了点,想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准备明天开春把老家的房子翻盖一下,理由合情合理,毕竟北京的房价是不可望、更不可及的事情。

回到家的刚子,平日里没什么事,有时候读会儿书,吃了睡,睡了吃,偶尔也去野地山间下套设陷阱:会捉到野鸡、野兔一类的野味,倒也清闲自在,临近春节的时候,置办了丰盛的年货,是老陈家从来没有过的阔绰,尤其是烟花爆竹,买了几千元的,春节鞭炮过了一回瘾。

也有媒婆上门,张罗着给刚子介绍对象,刚子都没看上眼,毕竟在外上学、工作这几年的时间里,对农村的女孩不再入眼,这是一般的人性和常识:吃过了馒头,肯定不再想去吃玉米窝头。刚子的心里想:趁着年轻还是要出去闯一闯。

因为北京“三里屯”酒吧的惊险经历,刚子又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注册了一个新的微信号:阿庆,原有微信号也没有注销,就当小号使用,因为好友通讯录里还有一些同学,不能断了联系。把原有的在酒吧人生的靓女、服务生等人几乎全部删除、拉黑了,当准备删除“雨燕”这个微信好友的时候,却犹豫了,雨燕的微信号签名引起了他的注意:你在他乡还好吗?刚子只是把“雨燕”拉进了黑名单,却没有删除。

次年开春,冰雪融化,春暖花开的时候,刚子把家里的房子开始翻新,朴实的乡亲们都过来帮忙,每天好酒好菜的伺候着,等差不多要“上梁”的时候,是要请村里德高望重的人来举行隆重的仪式,时辰定在正午十二点。

“上梁” 那一天,放了好多鞭炮,乡亲们聚在一起,喝酒庆祝。

当大家正吃喝尽兴、推杯换盏的时候,村里的大喇叭开始广播:陈刚~陈刚有人找你,到大队部来一下!

山村里的房子都是散落在各个地势平坦的某个埂上,并不像平原地带的整齐和毗邻,从刚子家到大队部直线距离有差不多一华里的路程,却要崎岖不平的走10多分钟的路程。

当刚子走进大队部的时候,他呆住了:来了两个漂亮的女孩,一个是燕子,另一个看着有点儿印象,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刚子哥,这是我姐!你不认识了吗?”燕子问道。

“刚子哥,我们找了你好久,才找到这儿,看到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燕子继续说着。

“离开北京以后,一开始不敢联系你,我的手机也换了号,你原有的微信号也拒收消息……”。

刚子明白了,她们姐妹俩是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找到这里来的。

当刚子领着姐妹俩回到建房的酒席现场的时候,乡亲们都看傻了眼,不停的询问。

刚子的老娘倒是特别的兴奋,既惊喜又害臊,怎么一下子来了两个漂亮姑娘来找自己的儿子。

刚子只能跟大家伙儿解释到:是他的大学同学,但村里的人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这是刚子的女朋友,就是不知道哪个是,刚子也没过多的解释,安排她们吃饭,安排她们住在一个条件好的乡亲家里先住了下来。

盖房子的那段日子里,燕子姐妹俩每天都要帮刚子的母亲烧水沏茶、摘菜做饭,几天的光景彼此熟悉的跟一家人一样了,而刚子的母亲逢人就说:儿媳妇漂亮贤惠、能持家、会照顾人。这些话传到刚子的耳朵里后,刚子才开始真正的注意起燕子的姐姐:温顺漂亮!因为他知道:燕子是有男朋友的。

等房子盖好的时候,差不多进入5月份了,燕子姐妹俩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平日里会到附近的镇上去转转,经常的买些家用回来,刚子的母亲给她们钱,也不收。

突然有一天,燕子姐妹俩,从镇上买来了一大车家具,指挥着送货的人卸车、摆放到指定的屋子里,这一闹,把刚子的父母给惊喜的嘴都合不上,逢人就夸自家“儿媳妇”漂亮、贤惠、勤快。

后面的日子里,也没什么很刻意的安排,燕子的姐姐就跟刚子同床共眠了。

燕子的姐姐小名叫阿娇,也是一个大学生,有文化,与刚子之间的相处和交流,没有丝毫的障碍,好想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一段姻缘,只是调皮的燕子,把阿娇的名字和刚子的微信号“大庆”联系在了一起,送她姐姐一个文艺范的外号:阿庆嫂。

平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燕子也不提什么时候离开,年轻人生活都没什么压力,何况手里还有点钱,时间久了,爱上了白菜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等一类的东北菜,直到有一天,一个邻居竟然上门向燕子提亲,说他家儿子喜欢上了燕子,家庭条件如何如何的好,自家儿子如何如何的帅……,一下子把玩心很重的燕子惊到了!

燕子把媒人连轰带劝的推了出去,头一歪,问刚子:“你跟我姐啥时候结婚?我等着给外甥包红包呢?”

阿娇矜持的低下头,脸红红的不说话,又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刚子,有一种渴望和担心的表情。

“五一劳动节结婚,就五一了!”心直口快的燕子,语气很坚定,没等刚子思考和开口说话,三下五除二,一锤定音的阵势。

“还有三天,这领结婚证也来不及啊,何况你们的父母亲戚也没通知,他们也赶不过来啊……”,刚子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不讲那些客套了,我这就给家里打电话,先结婚,后领证,彩礼不要了……”,燕子说完,跑到院子里打电话去了。

剩下阿娇和刚子在屋里,相视无言却心有会意,阿娇轻轻地、幸福的走到刚子身边,头一歪,小鸟依人般地靠在刚子的胸前,抚摸着刚子的脸。

“问题解决了!爸妈同意这么办!”燕子打完电话,走进屋内。

……

新房子,新家具,一对新人,似乎不缺什么,村里的乡亲们都来帮忙,张灯结彩,杀猪炖肉的一阵忙活,隆重又简单的婚礼,在五一劳动节这一天,完全搞定。

刚子毫不吝啬的买了好多的烟花爆竹,结婚的当天晚上,连续燃放了两个小时,比全村人过年的动静还大。

从此,阿娇成了阿庆嫂,阿庆嫂这个名词和刚子结婚的事,在三里屯村里成了一段时间内的佳话和热议。

  结婚后,刚子、阿庆嫂、燕子三个人出去旅游了一段时间,到过省城哈尔滨,去过内蒙大草原,三里屯附近的小山都爬了一个遍,天天玩的不亦乐乎。

三人计划着去天池白头山看看,正准备动身的时候,燕子突然接到了她男朋友的电话,说在广东开了一个加工厂,让她过去帮忙……。

三个人犹豫了,冷静了!快半年的时间里,他们的钱花的也差不多了,是该考虑工作和挣钱的事儿了。

年轻人做事痛快,当断则断,三天后,他们已经在深圳大浪的服装厂里上班了。

燕子的对象是个混过社会的人,满背的刺青纹身,个子不高,典型的湖南小子,激灵聪明,八面玲珑,不到一年的时间,把一间小工厂,扩大到给非洲外商做服装代加工,有五六十号厂妹厂弟,天天忙着加班赶货。

阿庆嫂大学里学的就是英语专业,三年所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专门对接外贸代工的客户订单,兼职翻译,而刚子性格沉稳,负责采购和发送货物,燕子泼辣的性格,俨然一副合格的老板娘的姿态,金链子、名牌包……,一身珠光宝气的在车间里吆喝指挥,一刻也闲不住。

深圳的生活节奏,不是一般的快,就连商场的扶梯都要比内地速度至少快三分之一,深圳的工厂就像一个人呼吸,一刻也不停息,从早忙到晚,白班加夜班,连轴转,大家忙的似乎失去了生活原本的味道。

……

这样的生活大概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春节他们也都没有回家,忙里偷闲的都学考了驾照,买了两台宝马车,过年时候,工厂放假,开车自驾游,去海口玩耍了10多天。

春节后,忙碌重复的日子又开始了。在一个周末的傍晚,四个人约好一起去凤凰山附近的水库钓鱼,到农家乐去吃点特色饭食,就是这一次的惬意休闲触动了多愁忧怜的阿庆嫂:那静静的水库中央的小岛上,幽静迷人,让人的心重新回归了自然,吃饭的时候,阿庆嫂默默的留下眼泪,温婉善感的她,突然说:想家了。

“想家还不好办,买机票明天回家,一起去贵州看看!” 燕子说到。

“不是贵州,是三里屯。”阿庆嫂说到。

“呃……”,大家一下子沉默了,那表情似乎是很意外,又理解,又不理解。

刚子起身,给厂里的司机打了个电话,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送来了一大堆烟花,用小船运到了湖心小岛上,刚子一句话也不说,不停的燃放着烟花。

阿庆嫂就坐在水边,仰着头,看着不断啸鸣升空、瞬间炸开、继而熄灭的烟花,五颜六色的溢彩,不说话,泪水流满脸颊,楚楚动人的美,不可方物的静,烟花炸开、熄灭,炫彩交替的映射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看着让人心生呵护。

第二天,刚子和阿庆嫂坐飞机回到了哈尔滨,又租车回到了三里屯,开始了一段宁静的、本应该有的夫妻生活,他们商议着准备要一个孩子了。

离开深圳的时候,燕子给了他们100万,说是让他们在省城哈尔滨买套房子,以后就不要住在三里屯了。

但回到三里屯后,阿庆嫂改变主意了,她就想待在这个小山村里,就想在这里跟着刚子终老,甚至都下地里去学着侍弄水稻的种植,去修剪山坡上的山楂树……。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两个月的时间,神仙夫妻般的生活,仿佛真的是世外桃源。

……

知了开始叫了,夏天到了,东北的夜晚是非常凉爽,晚饭后,夫妻二人坐在院子里偎依着,不说话,看着满天的繁星,突然电话响了。

“姐夫,你快点回深圳,出事了!”,来电话的是燕子,话音几乎是哭喊,刚子都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对方电话就挂掉了。

电话里的哭喊声,把阿庆嫂吓住了,她虽然是姐姐,但是燕子更像姐姐一样,从小都照顾她,呵护她,听到电话里妹妹哭喊的声音,她惊住了,茫然失措的揉搓着衣角,看着刚子,问: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夜,他们几乎都没睡,多次给燕子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第二天拂晓,阿庆嫂终于睡着了,刚子一个人偷偷的爬起来,走到外屋的桌子旁,拿了一张纸,给阿庆嫂留了言,傍晚时分,刚子已经到了深圳大浪的服装厂里。

厂里的确出了大事,火灾。整栋生产楼烧的面目全非,烧伤了两个残疾女缝纫工。燕子跟他对象都被公安局控制起来了。

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刚子忙的不可开交,召集厂里的管理层,赔偿、罚款、供应商……之间不停的穿梭往来,寻找新的厂房,重新组织生产,把前面燕子给的100万又全部用到了工厂里。

经过刚子小半年的努力,厂子起死回生重新生产了,燕子和她对象也从看守所回到了厂里,一切又回到了周而复始的忙碌中。

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阿庆嫂没有给刚子打过一个电话,刚子也没有去过电话,马上又要过年了,看着新厂里井然有序的景象,刚子想回家了,想三里屯了,尤其是想他的阿庆嫂了,似乎嗅闻到了她发髻间的那醉人的芳香。

刚子拨通了阿娇的电话,电话那头瞬间接通,刚子还没说话,电话里马上传来柔婉且急切的声音。

“你还好吗?”是阿庆嫂的声音,甜甜的,沁入刚子的心田。

“我挺好的,燕子他们没事了,厂子里回复正常了……”,刚子慢慢的说着厂里发生的事情。

“我想你了”,阿庆嫂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明天回家,回三里屯,回家过年,等着我!”,刚子说罢,挂了电话。

……

腊月二十三,小年,三里屯,傍晚时分,小山村银装素裹,在落日的余辉映照下,寂静、美丽;村口的一对情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人身后的雪地上,都印着一串来自两个方向的、错乱杂章的、急促的脚印,许久许久,一动不动,他们紧紧的拥抱着,就像一尊神仙情侣的冰雕。

……

阿庆嫂全部歌词(阿庆嫂经典歌词)

阿庆嫂全部歌词(阿庆嫂经典歌词)

(文章属于原创,请勿用于商业用途,颜怀瑾为作者笔名,感谢头条平台和广大读者的点评,动手转发是对头条平台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动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