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三个太阳两个月亮是多少等级(qq两个太阳三个月亮是多少等级)

qq三个太阳两个月亮是多少等级(qq两个太阳三个月亮是多少等级)

1

有些人有些事,会在念念不忘中忘记。

有些东有些西,会在小心翼翼中遗失。

比如我的QQ,一不小心竟然三个太阳外加一个月亮两颗星星了哈哈哈哈哈。

这个QQ是上师范的第一年,也就是2002年申请的,刚开始取名叫“随缘”,想想觉得太直白,于是改为“鱼在心湖”。

一用就是十年。

唐代诗人杜牧有这样两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回首扬州十年,恍如一梦,只挣得一个薄情郎的名声。因此有人说,杜牧这人太轻浮。明朝患有严重洁癖的画家倪瓒,同样也写过两句:十年一觉扬州梦,春水如空。空,本是人生真相,人心不死,偏偏要在空里寻找、创造出形形色色的“实”出来。

当初为何从三千多个常用汉字中选取这四个,以这样一种秩序排列,我想就是所谓的机缘巧合。又或者潜意识中渴望水吧。不止一人搞错,记成“鱼在湖心”,就像有人把我的真名“江徐”写为“徐江”一样。其实稍作思考就会明白,心湖,湖心,两个不同的概念。

截至此文推送,鱼在心湖实际在线天数为3193天,因为数学不好,用计算器按了下,再四舍五入:8.7年。在这8.7年当中,通过茫茫网海,一共结识了七百余人。有些人擦肩而过,有些人如烟火绚烂只逗留一瞬,有人平淡如水反倒长久,有人说过将来骨灰要混在一起撒进大海却已从QQ某个专属分组中蒸发。

在电影《失孤》的结尾处有两句台词:他来了,缘聚;他走了,缘散;你找他,缘起;你不找他,缘散。听了和尚这翻禅语,刘德华扮演的父亲应该还会继续找儿子,不管结局如何,都有所释然。

人生在世,所谓缘分,就是这么回事。

2

刚开始,随便遇着谁,从一个话题说起,深的浅的长的短的,可以像一个毛线球一样团一下午,甚至一天。

记得2008年—2009年在林洋上班那会,工作清闲,有一小阵子跟夕颜在QQ上,不夸张的说,天南地北上天入地,从早上上班聊到傍晚下班,还感觉意犹未尽。后来的后来,一个月,甚至几个月,谁都不会主动说一句话。

今年生日那天,从大清早起,QQ上送来祝福的人络绎不绝,连一些几百年不聊一次天的人都发来“生日快乐”。虽然四个字显得干巴巴,到底也算被人惦记着,心情一好,很礼貌地回上一句“谢谢”。这样的礼节动作一多,才恍然大悟——腾讯系统在操作呢,是我自作多情啦——难怪我回“谢谢”外加一个萌萌哒的表情,对方都无动于衷哈哈哈。

刚用手机那段时间,逢年过节,总会用心的针对不同的人编一条祝福短信。这样的事情做了一两年。回头想想,有些关系,也就凭这一条原创短信似有若无地维系着。后来懒得维系,倒也不觉得丢失什么。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

如此甚好。

3

在这3193天当中,写日志252篇,发说说577条,相册照片10429张。

其实很少时候坐下来,定定心心翻一翻这些文字和相片。所谓的心路历程,随着岁数增长,变得不愿意去回顾。于是,QQ空间成了一张柜子,带有很多抽屉,平日得着些什么,林林总总,零零碎碎,往里面一扔就是。有些抽屉上了锁,有些抽屉没上锁。

网上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人去世后,他QQ空间以及微信相册的内容该怎么处理,有谁会看呢?

古代的人没有这些,千千万万的平民布衣只是一个笼统且抽象的概念。有一位同事,前几年因为突发性疾病去世,才三十出头,我没有删除他的微信,以后也不会删,好像一旦删除,就意味着他真的从这个世界——我所处的世界中消失。那些上了锁的抽屉,尤其是“仅对自己可见”的锁,里面的内容,也将会随着主人的离开永远沉溺海底。

说一不小心,是因为觉得时间太快。刚刚申请QQ那会儿,对级别高的人怀着虚荣的羡慕,眼巴巴看着人家一个太阳两个太阳三个太阳,就像仰着脖子盼望自己快快从孩子长大成人。等到真的成为以年龄而论的大人时发现,也不过如此。

时光如箭。岁月如梭。这两个词在小学以及中学写课堂作文时被用烂,也没生出一点痛感。如今盯着这支箭、这把梭子看上一眼,简直害怕到想哭着在心里喊妈妈——十年,居然如此稀薄松脆……还有三四十天又一年要过去……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照张爱玲这种说法,我以后得格外把手指头并并紧——其实无济于事,逝者如水啊!妈妈呀

今年春天,春心大发,换了一下QQ空间头像,然后系统提醒我,这是十年来第一次更换空间头像。有人由此得出结论:江徐姑娘是个特别重情重义的人!

真的吗?也许吧。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专情念旧的人,一部手机,连同号码,能用十年。

当然也和QQ空间一样,十年下来,存了很多个号码很多条短信很多张照片……记得还有一段前任冲凉时骚气十足扭腰摆腚的视频。我以为、我也立志,活到老,这部手机用到老。实际上,很长时间下来,只能接打电话和发送短信、从未开通网络的它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每个月充50块的动感套餐花费养着它。一个月下来,一个电话没打,照样扣掉30块。想到它为我记录了那么多点点滴滴滴滴点点,就觉得这钱花得应该。

4

我对这部手机有很深的感情。

然而有一天,我竟然,竟然发现,这个号码竟然成了空号。除此之外,这部手机充电之后电板膨胀,怎么都塞不进去,就像吃撑的人,肚腩挺在那。我抱着最后希望去营业厅求救,营业厅小姑娘很平静的抛给我几个字,那没办法了。号码竟然在我有生之年成为空号!手机竟然在我有生之年坏到无法挽救!这一次,无法死马再当活马医。

有点难过,在朋友圈发了条动态以求安慰:一不小心,用了十年的手机成了空号……一位小姑娘评论,这该有多不小心?是啊,这该有多不小心……

总之,我终于失去了它。

有些人有些事,会在念念不忘中忘记。

有些东有些西,会在小心翼翼中遗失。

一部手机,一个号码,在我岂有此理的“一不小心”之下寿终正寝。享年10岁。

有一年初夏,也是一不小心,弄丢了几本日记本和心爱书籍,痛哭一小时,闷闷不乐十来天,外加一想起就细水长流的惋惜。

今天上午,七拐八弯,找到一位老友的另一个QQ,点击空间,跳出提示:主人设置了权限,你可以申请访问。想了想,学古人留了一句言:哈哈,且当游园不值。原不知闭门羹也可以甜滋滋。当年叶绍翁要不是吃了朋友闭门羹,也就无心赏那一枝红杏出墙来。

作者简介:江徐,集少女心与老灵魂于一身的写作者。喜静,爱自由,有时闭门读书,有时出门云游。原创公众号:江徐的自留地(ID:jiangxv08)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