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中国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

哈喽我是枝叶,《三体》真的好好看,强推!!!你们有没有强推的科幻小说?留在评论区我去看!!!

第一本《三体》 刘慈欣著

简介: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军方探寻外星文明的绝秘计划“红岸工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在按下发射键的那一刻,历经劫难的叶文洁没有意识到,她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地球文明向宇宙发出的第一声啼鸣,以太阳为中心,以光速向宇宙深处飞驰……四光年外,“三体文明”正苦苦挣扎——三颗无规则运行的太阳主导下的百余次毁灭与重。

入坑指南:

程心向两人致以问候,然后大家都没再话。维德领着程心走进实验室,毕云峰和曹彬跟在后面。他们进入一间宽敞的大厅,一个很封闭的地方,没有窗户,嗅着空气中那股熟悉的静电味道,程心知道这里是智子屏蔽室。六十多年过去了,人们仍不能确定智子是否离开了太阳系,也许永远都不能确定。大厅中不久前一定布满了仪器设备,但现在,所有的实验设备都混『乱』地堆在墙边,显然是匆忙移开的,以便空出中央的场地。在大厅中央,孤零零地立着一台机器。周围的拥挤混『乱』和中央的空旷显示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感,就像一群寻宝的人,突然挖出了宝藏,于是把工具胡『乱』地扔到周围,把宝藏心翼翼地放到中央的空地上。

那台机器十分复杂,在程心眼中,它很像一台公元世纪托卡马克装置的缩版,主体是一个密封半球,复杂得让人目眩的大量装置围绕着半球,球面上『插』有许多粗细不等的管状物,都正对着看不见的球心,使机器的主体看上去像半个布满了过多触角的水雷;这像是把某种能量集中到球心。切过半球的是一个黑『色』的金属平台,这就是机器的顶部。与下方的复杂相比,平台上的布置十分简洁,像一张空桌面,中央只有一个透明的半球形玻璃罩,罩子的直径与金属板下面的复杂半球一样,两者隔着平台构成一个完整的球体,显示着透明与密闭、简洁与复杂的鲜明对比。透明罩的中央又有一个的金属平台,面积只有几厘米见方,烟盒大,表面光洁银亮。

这个被扣在透明罩中的平台像一个无比精致的微型舞台,隐藏在下面的庞大复杂的乐队要为它伴奏,让人不由得想象在那上面上演的将是什么。

“我们让你的一部分经历这伟大的时刻。”维德,他走近程心,向她的头部伸出手,手上握着一把剪刀。程心浑身紧张起来,但没有躲避。维德轻轻撩起她的一根头发,用剪刀从末梢剪下短短的一截,用两根手指捏着看了看,好像嫌长,又剪了一半,剩下的一截只有两三毫米,几乎看不见了。维德捏着那截头发走向机器,毕云峰掀起透明罩,维德轻轻地把头发放到那个光洁的平台上。一百多岁的维德只用一只手做着这些事,十分精确,手一点都不抖。

“过来,仔细看着它。”维德指着平台对程心。

程心把眼睛凑近透明罩看着平台,能看到她的那一截头发静静地放在光洁的平面上,还能看到平台中央有一条红线,把平面分成相等的两个部分,头发在红线的一侧。

维德向毕云峰示意了一下,后者在空中打开一个控制窗口,启动了机器。程心低头看了一下,发现机器上的几根管道发出红炽的光,让她想起曾看到过的三体飞船中的景象,但并没有感到热量溢出,只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她立刻又把目光转回到平台上,感觉似乎有一个无形的扰动从平台上扩散开来,像轻风般拂过她的面颊,但这也许只是幻觉。

她看到头发移到了线的另一侧,但没看到移动的过程。

一声蜂鸣,机器停止了。

“你看到了什么?”维德问。

“你们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让一截三毫米的头发移动了两厘米。”程心回答。

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中国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

第二本《城与城》 (英)柴纳•米耶维著

简介:这是个处于边缘地带的城市;无声的地下城市暗流汹涌;一起怪异的谋杀事件,打破了看似平静的一切……

位于边缘地带的欧洲城市贝歇尔,发生了一起看似普通的谋杀案。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竟牵扯出了紧邻的禁忌之城。为找寻凶案真相,重案组探长博鲁不得冒着“越界”风险只身前往……

这是一次危机四伏的跨界之旅,一次无形之旅。博鲁必须小心谨慎,对抗城与城之间的神秘势力。否则,他将付出超越生命的代价。

入坑指南:

许多个世纪以来,联合大厅的走廊始终是贝歇尔和乌库姆的生活与政治中心,因此无可避免地演化成如今的模样:古朴精致,但风格含糊不清,缺少明显的特征。此处悬挂的油画技法精良,但仿佛欠缺历史根基,过于苍白平凡。贝歇尔和乌库姆的职员穿梭于边界的走廊中。联合大厅感觉空荡荡的,并没有合作的氛围。

  走廊中陈列的史前时代遗物却不一样,它们性貌独特,但令人费解。这些物品被保存在配有警铃的玻璃罩里。我离去时目光扫过其中的几件:一座胸部悬垂的维纳斯雕像,躯干上有一道隆起,原本也许连接着齿轮或杠杆;一只做工粗糙的铁黄蜂,历经诸多世纪之后颜色已然褪去;还有一块玄武岩基座。每件物品下方均有文字说明,提出各种猜测。

  塞耶德的干涉令人无法信服–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铁了心要阻止下一例申请,却不幸遇到了我这种难以辩驳的案子–他的动机也很可疑。我若是参政,绝不会追随他。但他的谨慎系出有因。

  ”巡界者”的权力近乎无限,叫人惧怕。唯一的限制在于,此种权力高度依赖于特定的事件。从两座城市的角度来说,坚持对此类事件严加审控是必要的。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神秘的审核制度,以维持贝歇尔,乌库姆和”巡界者”之间的平衡。除了无可争议的严重越界–罪案,事故或灾难(化学泄漏,煤气爆炸,精神病患者在边界处攻击行人,等等),毕竟在这些情况下,贝歇尔和乌库姆根本无能为力–委员会必须审查召唤请求。

  在严重违规事件发生之后,即便是常人难以辩驳的案例,两座城市的代表也要将其与往昔的判决实例仔细核对。理论上讲,他们可以质疑任何一个案例:这很荒谬,但委员会不愿放弃这一重要程序,以免损害自身的权威。

  这两座城市需要”巡界者”。然而,两座城市若不保持独立完整,”巡界者”又凭什么存在呢?

  柯维在等我。”怎么样?”她递给我一杯咖啡。”他们怎么说?”

  ”嗯,案子将会被移交。不过他们把我折磨得够呛。”我们向警车走去。联合大厅周围的街道都是交错区域,我们视若无睹地穿过一群乌库姆朋友,来到柯维停车之处。”你知道塞耶德吗?”

  ”那个专横的混蛋?当然知道。”

  ”看他的表现,似乎想要阻止’巡界者’接手。这很奇怪。”

  ”他们憎恨’巡界者’,民族联盟的人,不是吗?”

  ”憎恨’巡界者’,很奇怪。就好像恨空气。而且他属于民族联盟,要是没有’巡界者’,贝歇尔也无法存在,这就等于没有了祖国。”

  ”很复杂,不是吗,”她说,”虽然我们需要他们,但这是依赖的表现。不过民族联盟中也存在分歧,有平衡派和胜论派之分。或许他是胜论派。他们认为’巡界者’保护着乌库姆,这是贝歇尔夺取控制权的唯一障碍。”

  ”他们想夺权?要是他们觉得贝歇尔能赢,那简直就是在做梦。”柯维瞥了我一眼。我俩都知道这是实话。”不管怎么说,这不重要。我想他只是摆个姿态罢了。”

  ”他是个愚蠢的混蛋。我的意思是,他不仅专横,而且不太聪明。我们什么时候能得到首肯?”

  ”大概一两天吧。我想他们今天会对所有呈上的议案表决。”其实我并不知道会议是如何组织的。

  ”与此同时?”她言辞简洁。

  ”嗯,你应该还有许多别的活吧?这不是你手上唯一的案子。”车行途中,我看了她一眼。

  我们驶过联合大厅,其巨硕的入口仿佛古老的人造山洞。这栋建筑比普通的主教座堂还要大得多,甚至能超过罗马竞技场。其东西两侧均有入口。底层最初的五十英尺左右是一条半封闭式通道,笼罩于拱顶之下,并伴有一根根立柱,车流被墙壁隔开,在检查站的控制下时停时走。

  此处行人车辆川流不息,一辆辆轿车和面包车从我们近旁驶进大楼,等在最东头,检查过护照与证件之后,司机被允许–有时则是被拒绝–离开贝歇尔。车流持续不断。再往前几米,是检查站之间的边界路段,处在大厅的穹顶之下,而车行至西侧的大门口时,需要再次停下,等待进入乌库姆。对面的车道上则是相反的流程。

  随后,那些车辆将带着准许通行的盖章从另一端钻出,驶入异邦城市。它们往往会调转头,回到交错区域的街道里,亦即回到两边的老城区,不久前它们就是从这里出发的,而此刻却已处在另一个司法区域。

  假如有人想进入位于邻城的房屋,即便它就在隔壁,也是属于另一条街,属于另一个不友善的政权。对此,外国人鲜少能够理解。贝歇尔居民不能径直走入隔壁异邦建筑的门户,否则就是越界。

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中国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

第三本《小人物》 土狗子著

简介:一段不切合实际的梦,改变了他原有的生活轨迹。一场匪夷所思的打斗给予了他踏入仕途的门槛。 看唐明在90年代怎样驰骋官场,驾驭商场…… 不一样的新官场,现实中透露着你想要的。

入坑指南:

申江6.12指挥室里,申江市公安局局长范涛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距离上面要求的破案期限还有十几个小时,本想在退休之前再往上走一走,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处理的不好,自己真的要提前退休了!”就在范涛胡思乱想的时候,指挥室的大门被重重的推开,申江市惠山区公安局局长张自立手里拿着报告,满脸喜悦的往范涛这边跑来。

本来闭着眼睛思考的范涛,被大门的重创声惊的睁开眼睛,满脸愤怒的站了起来,想向推门的人发脾气,但当他听到张自立的喊声的时候,他整个神经都绷了起来!

“范局,逃犯抓到了!”张自立的声音有点偏大,这时在指挥室的人不少,听到他这一吆喝,都侧着脸看着他!

“你说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在公安系统工作了将近二十年的范涛也不禁的有点嘶喊起来!

“范局,歹徒抓到了,目前在惠山区中心医院抢救!”

“抢救?”

“对的,罪犯躲藏在洛河镇斜土村里,当地民兵联的同志发现了他,并和其发生打斗,目前民兵联的同志也在抢救中,伤势相当严重!”

“伤势很重?”范涛这话问的有些笼统,让张自立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不知他问的是歹徒的还是民兵联的同志!含糊的回答道:

“都在抢救中!”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救过来,等下,我先向上面汇报这一情况,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加派人手,一定要把安保工作做到位!”

“是!”

“心跳……脉搏……”模糊中唐明隐约的听到周围的声音,苏打水的味道扑鼻而来,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似的,想要用力,但又使不劲出来!可是脑子里如同回放电影般,播放着一幕幕自己不曾接触过的画面,高楼,大厦,金钱,女人!阵阵的抽搐,让唐明再次昏厥过去!

漆黑的房间里透出几分阴冷,只有压在手掌上的那张脸才带来丝丝的温暖,唐明努力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对方仿佛感觉到了似的,猛的一下抬起来头,看到唐明半睁着的双眼,下意识的喊道:

“三哥……”泪水在看到唐明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不禁的流了下来。唐明勉强的给予对方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透过氧气罩对单芳说道:

“水……”

“医生……”激动的单芳忘记了按身边的紧急救护键,在深夜的医院走廊中大声的嘶喊着!

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两个穿白大褂的老医生,后面跟了几个年轻的护士,急冲冲的跑到了唐明的病房前,先是做了一个全身的简单检查,又是老中医把脉,仿佛唐明的要求他们没听到似的,等一系列检查工作都做完的时候,紧跟在两个医生后面的那个护士,才缓缓的把唐明的氧气罩拿掉,先是用温水在唐明的嘴唇上擦拭了一下,然后用一个类似吸管的东西放到唐明的嘴边,轻声的说道:

“慢点喝,别喝那么急!”另一个护士在唐明喝水的同时,又给唐明打了一针类似安眠的药剂,用医生的话说,现在的唐明已经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但是需要休息!

喝完水后,唐明昏昏沉沉的睡倒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醒来后的唐明明显的比晚上精神好多了,睁开双眼,扫视了下房间,单芳坐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也在焦急的看着自己。

看着自己的儿子睁开眼睛,唐明的母亲张华有点激动,颤抖的喊道:

“三娃,醒啦?想吃点啥,妈给你张罗!”说完,眼角不禁流下泪水。唐明的父亲唐建国,看到这一幕‘嘿’的一声,然后对张华说道:

“娃刚醒,你在这哭个啥,还不赶紧的去吧炖好的鸡汤拿来给娃喝,都几天没吃了!”边说,边拉着老伴走开!怕唐明看着不舒服!

点击「链接」阅读全文,已完结版

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中国科幻小说雨果奖排行榜前十名)

科幻小说真的很好看,没看过的书友们可以试试去看,也可以在评论区讨论讨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QQ邮箱:3628405936@qq.com 举报,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